八爪鱼,最好的网络爬虫工具

不破楼兰誓不还-大数据创业5年心路历程

作者:keven 发布时间:2017/12/28 17:42:06 59 人已阅读

摘要:10年前,我刚从军校毕业,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一心报国,喜欢的诗词里面有一句: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,不过我更喜欢说“不破楼兰誓不还”。

10年前,我刚从军校毕业,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一心报国,喜欢的诗词里面有一句: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,不过我更喜欢说不破楼兰誓不还

 

 

 

现实貌似平淡无奇,戏里总是各种狗血的剧情,回头看,现实却往往比戏里更加狗血,不管是造化弄人还是命该如此,10年前我离开部队,来到了深圳这片热土,5年前又毅然转身从一个程序猿上了创业这条贼船,转眼5年过去了,从新洲村一间35平米的民房到现在60人的团队,心中纵有万千思绪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

也许,要从决定创业时的纠结开始,我是一个一心想做点事情的人,天生的乐观派,却又谨言甚微,抗拒风险。自然要下这个决定无比纠结,11年在美国工作的时候看到了美国大数据企业的美好未来,回到国内也遭遇了洋务运动的失败。

 

这里有个小插曲,我之前在Morningstar晨星工作,这是一家非常好的公司,但也是一家大型跨国企业,我想在公司内部推行大数据,希望为公司的未来带来竞争力,却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,放弃努力的时候想起来洋务运动的失败,感受只有一句话当你想搞洋务运动的时候,周围就会有一群慈禧太后

 

其实大数据技术可以造福几乎所有的企业,我也是个喜欢折腾的人,不喜欢安于现状,喜欢变化,自然就萌生了出来干的念头,当初我就想如果我要创立一家公司,什么样的一家公司才能让我激情澎湃?

 

不是facebook,不是google。当时最喜欢的一家公司是whatsapp,几十个人的公司却影响了几十亿的用户,190亿美金被收购。如果能做一家这样的企业,确实很激动人心。

 

在国内,如果一家公司凭借大数据技术服务了几百万上千万的企业,那该多好。当时市场上并没有一家这样的企业,那么,我们来试试吧,想辣么多做什么,也想不明白,就不想了,也不纠结了。

 

 

 

最终下决定的时候,我送自己一句诗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,至今我都很喜欢这句诗。后来再回头看,也许更多的是无知者无畏,无畏者无敌。怕了,纠结了,也就没有任何可能性了。

 

然而创业并不如想象中那样,一群人意气风发,产品一炮走红,资本踏破门槛,最终一锤定音敲钟上市。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创业故事都是别人想给我们看的,媒体记者喜欢狗血,喜欢包装,喜欢鼓吹屌丝逆袭,真正做下来,只能说没有输掉底裤就算运气好,正应了一句话只见贼吃肉,没见贼挨打

 

我把我能找到的关于创业失败的故事全都研究了一遍,创业要有100种死法也不为过,要想成功,就像穿过一个布满1000颗地雷的雷区,你没有装备,有的只有勇气。关于创业者如何英明神武都是假的,我们需要努力,也要有运气。

 

总之,现在还身处雷区,不同的是,现在有了武器,有了装备,有了自己的队伍,踩了几颗雷,但是命大,没炸死,手脚都在。

 

过程省略5000字,不是不想说,太多要说,当时都是莫大的坎,过去了都可以是玩笑,说来乐一乐。我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错,遇到了一些朋友,愿意帮助我,愿意相信我,云飞,大仙,tonypenny,大方小芳...,这些人是战友,生死与共,荣辱与共。

 

也碰到了一些贵人,CA创投杨总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投资人,投了我一笔种子资金,让我度过了第一个发不出工资的坎,我去见她的时候是闹了笑话的,杨总问我有没有带BP,我问她BP是什么?我说我以为见投资人就跟见朋友一样,我人来了就好。

 

后来见了很多VC,被鄙视、被人看衰,我安慰自己说这些人不懂我,后来想,如果我是投资人,当时也不敢投,就3个程序员,没有市场人员,什么都没有,团队都不完整,这是大忌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不会这样3条破枪去干革命。

 

后来遇到了拓尔思林总,林总介绍我认识总裁施总,当时施总要见我,压力很大,不过施总只问了我两个问题:你们做了什么?你们是怎么做的?,这个容易,不用我解释市场空间,营收预测,当时我全都不懂,但是我知道,只要我愿意学,我能学会,我也自信我的人品可以,懂的人我也能找回来。跟施总聊了40分钟,施总当场表示投500-1000万,这里没有任何水分,事实如此。当时我还怕施总又嫌弃我们没有市场人员,找了一个做销售的朋友(penny)过来撑场子,penny后来成了我的合伙人,销售总监。

 

当时市场上有很多老牌的采集公司,火车头集搜客什么的,我们觉得我们不是要做一家采集工具的公司,我们想要为所有的企业提供大数据技术和服务,我们想让大数据这只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所以也一直没有为自己设定任何竞争对手或者假想敌,我们的目标锁定的是用户的需要,如果用户的需要是100分,可能我们刚开始算10分,其他友商算40分,我们不想模仿谁,追赶谁,我们追赶的目标就是用户满意的100分,现在也许做到60分吧,及格。未来还很长。

 

 

 

因为经常去美国,去硅谷等地,我一直觉得,中国人一点都不比外国人差,相反,我们更努力,我们付出更多,我们技术也不差,大家别笑,技术这东西,就像挖井,国外的创业公司和创业环境鼓励深挖井,国内的氛围更鼓励吹泡泡,短平快。没有好坏之分,适者生存。可是我们的目标是做成像whatsapp这样的公司,我们更喜欢硅谷文化,所以,我们立志一定要做全球范围内最好的公司,当然是锁定一个小小的领域,163月份,我们就上线了海外产品,没有像很多出海公司一样选择东南亚,中北非这种落后地区输出国内过时的产品,而是选择了美国,欧洲,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向全球领先水平看齐。海外市场一年增长300%,我们做到了,Octoparse这个品牌词在google的品牌词搜索量上也超越了一票欧美竞争对手。

 

我是草根出生,我们团队也都是,没有耀眼的简历和光环,我们喜欢的经营企业的方式,就像一座冰山,市场永远只看到水面上那小小一点,在水下,我们积蓄更多能量,希望能为企业长久发展储满后劲。

 

大仙写文章说我喝酒喝不过他,我酒量也许不如他,我酒品可以,来者不拒,最近都是我叫他去喝酒,他装逼说戒酒。哈哈,这样算我赢。我没有奢望创业如何成功,没想过,但我想过,如果有一天别人认为我们创业还算成功,我去一个陌生的城市,我希望能有朋友半夜可以一个电话叫出来,陪我在路边吃个大排档,喝点冰啤酒,比起把铁哥们发展成合伙人,我更喜欢把合伙人发展成铁哥们,虽然我的合伙人大部分都是铁哥们来的。

 

 

射手座喜欢自由,我以前不知道,但骨子里是,我的梦想就是去大草原,有一杆猎枪,不是去屠杀动物,也许会瞄准猎物开一枪,谁知道,这个梦想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,跟创业无关,后来慢慢回想,这个梦想也许很难,其实是追求那份自由,这个也许比创业还难。

 

 

 

 

八爪鱼现在全球70多万用户,我们已经影响了不少人,我们还将继续尝试改变一些东西,做出一些以后老了可以拿来给小孩吹牛皮的事情,告诉他,你爸以前也是做了一点事情的。

 

人往往对自己得到的不会重视,得不到的心心念念,做企业,我理解有几个层次的追求,个人财务自由是第一个层次,也是最容易达到的,团队所有人财务自由,实现自我价值是第二层,企业社会责任感,改变行业格局,改变社会业态,是初心,也是永远的目标,每个创业者从头到尾也许都会想做点什么,改变点什么,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把一个博客的头像改成一句话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,要时刻谨记。

 

也许是我老了,废话多,啰嗦,就此打住吧,期待下一个5年,流年似水,不容辜负。与各位共勉。


分享到: 更多